首页??> 新闻 > ??基金会动态

姚余栋:从“梅花世代”向“牡丹世代”人口迭代促进中国消费


  编者按

  1月28日,梅花与牡丹文化创意基金会年会暨中国文化金融50人论坛(CCF50)新年峰会在北京举办。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前所长、大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姚余栋以从“梅花世代”向“牡丹世代”人口迭代促进中国消费为主题发表演讲。

  此次年会由梅花与牡丹文化创意基金会、中国文化金融50人论坛主办,中国社会科学院产业金融研究基地、“一带一路”梅花与牡丹创意产业与城市论坛、雷虎机器人工业有限责任公司、如是金融研究院、北京三多堂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新元文智咨询有限公司协办,年会以“金融助力文化发展新时代”为主题。年会期间,如是金融研究院CCF50文化金融研究中心正式揭牌。中国文化金融50人论坛秘书长、中国社科院产业金融研究基地特约研究员、2018文化金融蓝皮书主编金巍披露了2018年文化金融蓝皮书阶段性成果。

  以下为整理速记稿:

  姚余栋:尊敬的永利理事长,柴森秘书长,金巍常务副秘书长,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各位媒体朋友们,很高兴今天能够出席梅花与牡丹文化创意基金会的年会和中国文化金融50人论坛的新年峰会,今天我想跟大家分享一点关于中国经济和中国消费的一点想法。主题是我们可能面临一个梅花世代向牡丹世代的一个交替。

  什么叫梅花世代?我跟李宏瑾博士三年前写了一本书,《梅花与牡丹:中国经济新常态下的消费崛起》,这本书里提出梅花世代和牡丹世代。怎么来定义呢?凡是生在1980年以前的叫做梅花世代,30、40、50、60、70,我本人就是梅花世代的。牡丹世代就是1980年之后的,我们根据中国的出生率、死亡率这种推断,再过十年,大致上说2029年,在我们建国80周年的时候,1980年后出生的梅花世代的总人口数将被牡丹世代总人口超越。那个时候我们国家的总人口达到顶峰,大约14亿。我们2029年左右达到。这意味着80后、90后、00后及10后、20后大约有7亿人左右,首次超越了之前出生的梅花世代。

  这会产生什么效果呢?我们感觉可能有两大方面的,首先消费倾向不一样,大家知道1980年之前出生的,当时的人均收入在200-300美元,可以概括为勤俭节约型,储蓄率比较高,消费率相对比较低。1980年之后,特别改革开放40年以来,人均收入发生很大变化。举个例子,公元1年到1964年左右,按照麦迪逊说的我们人均生活水平都是100美元左右,建国之后有3个人口高峰,第一次婴儿潮1953年左右,到1964年、1965年第二次婴儿潮,1985年第三次婴儿潮,之后就没有婴儿潮了,放开二胎也没出婴儿潮,建国后有个创业和资本积累的过程,到改革开放之初,1980年左右,大约200-300美元,也是处于基本温饱状态。随后到2002年左右的时候,我们突破大约1000美元,属于中等收入的低端。一个国家经济积累也是指数型的积累,2017年达到将近9000美元,爆炸性增长,2020年我们肯定突破人均一万美元,这就是一个爆炸性增长的过程。所以,梅花世代在1980年之前出生的,自强不息,艰苦朴素,勤俭节约型的比较多一些。牡丹世代从80后开始,90后,00后,消费倾向更高一些,创新、包容,敢于尝试。所以,边际倾向肯定比梅花世代的更高。这是第一点。

  大家想想,在我们总人口中这种新的消费习惯的牡丹世代越来越多,再过十年超过了梅花世代,他们带有更高的消费边际倾向。第二个特点就是消费升级,就是牡丹世代需求多样化、互联网化,而且消费往往是高频的,梅花世代可能是低频的大额的,牡丹世代往往是高频的,可能是小额的,更多寻求的是一种生活品质的变化。所以,对品质,对创意,对设计的需求更高。对品牌或者我们说的奢侈品的需求会更高一些,消费升级是第二个问题。

  可能的一个风险是什么呢?由于人均生活水平的提高速度比较快,我们即将在2020年的时候突破人均一万美元,可能2029年的时候中国GDP总量大概率事件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这个速度来的会非常之快。由此,如果消费边际倾向特别高的话,如果通过借贷满足可能会出现一个什么呢?有点像美国次贷危机,要防范加杠杆。谁加杠杆?往往是牡丹世代加杠杆,这是一个要注意的问题所在。总体我们看到我们正处于一个由艰苦朴素、勤俭节约为特征的梅花世代逐渐转型为由创新包容、需求多样的牡丹世代。由此而带来的是什么呢?带来的是消费边际倾向的逐渐提高,带来的是整个消费的升级,品牌化、多样化、互联网化。当然,同时要防范的是居民部门的这样一个泡沫风险。居民部门会加杠杆,如果加在牡丹世代上要有质量的加,不能加过了。所以,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中国的消费是很强劲的,比我们预想的强劲。我们看2018年中国的零售总额很有可能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达到5.8万亿美元。我们去年的汽车消费量2900万台,超过了美国的1725万台。中国的消费在随着这样一个由梅花世代向牡丹世代更迭过程之中,它是强劲的,超出我们想象的。整个中国经济1/3左右是固定资产投资,2/3是消费,现在进出口从总量已经不那么重要了,主要是消费。所以,研究中国的消费是至关重要,研究好消费能够对未来做到一个比较好的预测。

  党中央推出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伟大的创新与实践,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扎实成果。我们看到“三去一降一补”的成效非常明显,PPI结束了将近5年的“水下生涯”,在“水上”虽然有所回落,未来的三年、四年依然在“水上”,上游去产能是很明显的,很多的低端的比如地条钢逐渐的被淘汰,产业集中度在提高。所以,PPI应该说是温和的水上。CPI是温和通胀,不会有高通胀,货币政策管控非常好,由此我们的名义GDP平减指数在3%以上,中国的实际GDP是6%还是7%不重要,重要的是名义GDP平减指数在3%,如果我们实际GDP在6%左右,加上3%就是9%,如果7%左右,加上3%就是10%。我认为2018年中国名义GDP增长应该在9%以上,而且这个持续会在2018、2019、2020年,这个势头很强劲,统计局公布去年实际增长是6.9%,是比2016年的环比多增了0.2个百分点,这意味着我们长期以为似乎要有个L型增长可能已经出现一定的反弹。中国经济已经开始出现这样一个反弹,0.2%是不容易的事情,也预计2018年中国经济年增长速度实际在7%,名义GDP在9%,它的主要推动力就在于对消费信心的看好、增强,老百姓的实际可支配收入提高带来的消费的强劲。大家看看,农村的消费实际上这两年很猛,三四线城市也很猛,可能一线城市居民加杠杆加得比较多,都买房子了,不一定那么猛,关键三四线,我们说的牡丹世代是新新人类,他们更能够体会今天这样一个中国经济的创新,他们的消费倾向更强一些。所以,中国经济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驱动下,强势回暖,而且这个势头至少会在未来几年保持下去,其中主要的逻辑就在于中国消费的强劲。中国消费强劲的主要因素之一就是在经历着消费人口在从梅花世代逐渐转向牡丹世代。2029年的时候,60后估计就退出了工作岗位,因为到了65岁了,2039年大部分70后就逐渐退休了。所以,我们即将在未来十年更多地是要关注80后、90后、00后的消费习惯、消费倾向、消费偏好,这样一个倾向将继续持续地推动中国经济。

  我们可以展望一下,我们中国经济在2020年的时候人均突破一万美元大关,这意味着一个14亿人口的大国。没有绝对贫困且收入差距逐步有所改善的,人均一万美元,这是一个较高增长质量。我们对高质量的增长还要继续提高,但至少是从收入差距上得到了一定的缓解,而且在中华大地消灭绝对贫困之后,我觉得这个质量还是相对比较高的。届时中国经济总量将是一百万亿人民币,14万亿美元,超越整个欧盟经济体。到建国80周年的时候,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体。那个时候也是牡丹世代从人口上、规模上全面地超越梅花世代的历史时刻。所以,我觉得中国经济在这样一个梅花世代向牡丹世代逐渐转换的过程中,将迸发出强大的活力。主要是消费,不光拉动中国经济,也震撼全球。

  但是我们也要看到,企业部门在去杠杆,整个中国经济在逐步地一般地在去杠杆,这个杠杆可能要持续三到五年时间,这个过程中是居民加杠杆的时候,而这个居民加杠杆主要是加在牡丹世代,他们更愿意去消费,更愿意去借贷,而这个过程要防范泡沫,要防范加杠杆加过了,要适可而止,有质量的加杠杆。这样才能逐渐地让中国的消费是有质量的,是可持续的。梅花与牡丹代表的是中华文化的这样一种两种精神,梅花代表一种艰苦卓绝,努力进取精神,牡丹代表的开放包容,创新求变的精神。在今天的消费人口上,正是有梅花世代的储蓄,艰苦朴素,有更多的储蓄率,变为有牡丹世代的消费,他们的创新,他们对品质更多的追求。在两个时代消费人口的交相辉映上,中国经济将长风破浪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体。我的汇报完了,谢谢大家!

京ICP备16020795号 ? 2016 中关村梅花与牡丹文化创意基金会 版权所有